新闻列表

春运70年,铁路速度见证时代之变

发布时间:2024-02-22 来源:人民日报 字号:TT
 
  幸福最是家团圆。
  1954年,原铁道部成立春节旅客输送办公室,春运概念顺势而生。改革开放后,打工潮兴起,春运逐渐成为一种社会现象。
  走过七十载,春运发生了巨大变化。
  1954年,铁路春运累计发送旅客2300万人次;2012年春运,攀升至2.21亿人次;2024年春运,全国铁路预计发送旅客4.8亿人次,较2012年翻了1倍多。
  龙年正月初五至初八,全国铁路旅客发送量连续4天刷新春运单日旅客发送量历史纪录。春节假期最后一天,安排加开旅客列车2256列,铁路春运运力安排再创新高。截至2月20日,全国铁路春运累计发送旅客3.2亿人次,日均1231万人次,运输安全平稳。
  从绿皮车到动车组列车,从硬板票到电子客票,从2300万人次到4.8亿人次……列车一路前行,服务广大旅客。
从内燃机车到复兴号动车组
高铁,拉近家的距离
  一个人,9本证,35种车型,奋战春运32年,中国铁路北京局集团高铁司机韩军甲被誉为中国铁路“全履历火车司机”。
  “最早,我开的还是蒸汽机车,时速只有50公里,从北京到上海要一天半时间。”韩军甲回忆,后来是内燃机车,时速可达120公里;再后来升级为电力机车,时速也升到160公里。
  最大的变化发生在2010年。那年,京沪高铁开始招募动车司机,韩军甲放弃晋升机会,果断报名。2011年京沪高铁正式通车,韩军甲驾驶动车实现京沪千里一日行,“2012年春运,一天跑两个来回,就把上千旅客送回家。”
  不过,激动之余,韩军甲心里还藏了一个梦,“这辈子,若能开上我们国家自主研制的动车组列车,那才叫圆满呢!”
  没想到,短短几年后,韩军甲圆梦了。2017年9月,他成为我国第一批复兴号动车组司机,开上了中国时速最快的火车。
  今年春运,韩军甲依旧奋战在一线。
  凌晨3点,韩军甲就来到了北京动车段一场动检车司机室,做着上岗前的最后准备。四季变化、斗转星移,韩军甲驾驶的列车越跑越快,正如中国铁路网的建设速度。
  从繁华热闹的大都市到安静祥和的小乡村,从冰雪世界到热带海滨,从烂漫花海到雪山脚下,高铁把辽阔的中国大地以前所未有的方式连接起来。
  截至2023年底,我国高铁营业里程达4.5万公里,占世界高速铁路总里程的70%以上,是世界上高速铁路运营里程最长、在建规模最大、商业运营速度最高、高铁技术最全面、运营场景最为丰富的国家。
  这样的高铁路网,让“千里江陵一日还”成为日常,让出行更加便捷高效,旅行时间普遍压缩一半以上;
  这样的高铁路网,让中国春运压力极大缓解,回家之路更加顺畅。截至2023年底,动车组列车累计发送旅客196亿人次。目前,高速铁路承担了全社会23%左右的旅客发送量、31%左右的旅客周转量,承担了铁路76%左右的旅客发送量、66%左右的旅客周转量,基本解决了原来客运高峰期运力严重短缺的问题。
  2024年春运,高铁成为“主力军”。郑州东站,平均每1.35分钟就有一趟高铁发出,每60秒便有340多名旅客从这里出发;广州南站,10分钟内有11趟高速列车到发……从内燃机车到复兴号动车组,高铁,拉近了家的距离。
 
上图为2000年春运期间,在深圳打工的重庆乘客在广州火车站乘火车返乡;下图为2024年春运期间,旅客在G10次高铁车厢内舞动龙年装饰。
 
从窗口排队到线上购票
网络,让买票方式更多元
  一枚小小车票,同样是春运70年变化的最佳物证。
  上世纪90年代之前,车票是偏窄偏厚的硬纸板票,座位号靠售票员手动粘贴;
  1997年,计算机打印的红色软纸票正式投入使用,售票速度从几分钟压缩到几十秒,首次实现“一窗有票,窗窗有票”;
  2007年,磁卡票开始出现,乘客可自助刷票进站;
  2020年6月20日起,电子客票在全国铁路推广实施,火车票进入无纸化时代,刷身份证即可进站乘车。
  票变了,买票的方式也变了。
  “15年前,为了买到一张春节回家的火车票,我在火车站待了两天两夜。”在北京打拼20余年的刘锦回忆,网络购票出现前,不少人带着小板凳、小褥子在售票窗口前打地铺通宵排队,排队的长龙甩出几公里远。
  2012年春运,火车票第一次实行网络售票。走过10余年,线上购票、电子客票已成为主流。如今,铁路12306一年售出车票30亿张。
  1月25日,铁路12306创下春运单日最高售票量——2090.1万张。节前售票高峰期,12306注册用户日均成功登录3584.2万人次,单日最高成功登录4489.8万人次;日均页面浏览量达622.1亿次,单日最高达875.6亿次。
  数据背后,铁路12306已搭建起方便快捷的智能系统,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购票系统。
  每秒出票300至500张,高峰期达1000张左右,用户从提交需求到出票只需要2.8秒……保障全球最大购票系统平稳有序运转,离不开智能系统的支持。
  铁路12306科创中心副主任单杏花介绍,以北京西到深圳北的高铁为例,它有17个站,3种座位。表面看起来,只有3个产品,即商务座、一等座、二等座。但实际上,它有408种商品。
  “当系统售出一张北京到武汉的二等座,客票系统需要立即自动生成一张武汉到深圳北之间的同席位二等座,同时取消北京至石家庄直至武汉之间车站的车票。”单杏花说,因此售票系统是实时不停地计算生成新的“商品”。
  铁路12306余票查询的算法更是难上加难。旅客每查一次票,线上网站和线下5500多个火车站的电脑都要更新座位、车次、身份信息等,避免造成一票多售的情况。
  如今,虽然在高峰时段、热门方向,受运力紧张等因素影响,抢票依旧有困难。但不可否认的是,出行已经方便许多了。走过10余年,如今的铁路12306愈加成熟。
  “线上购票,曾经是万千旅客给中国铁路出的一道考题,如今,虽仍有不足,但我们会坚定地走下去。”单杏花说。
 
上图为2003年1月20日,旅客们在位于广州市黄沙大道的一家仓库中的临时售票处购买车票;下图为2019年1月22日,在呼和浩特火车东站,旅客将车票放在智能机器人面前扫码获取乘车信息。
 
从“小客车”到“幸福车”
“慢火车”让团圆不缺席
  茫茫林海,火车悠悠。
  2月1日清晨5点,海拉尔的天还没亮,气温低至零下34摄氏度。
  身为列车长,张所有早早站在门口迎接旅客。5点19分,这趟只有4节车厢的绿皮“慢火车”,载着去往山里的旅客缓缓离开站台。
  6238次列车穿梭于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海拉尔区与牙克石市塔尔气镇间,是一趟与共和国同龄的公益“慢火车”。全程票价39.5元,每公里才1毛钱,20多年没涨过票价。
  “我从9岁就开始坐这趟车,只要上了火车,就跟到家一样。”韩玲今年63岁了,她告诉记者,当地有句话叫“火车就一趟,公路靠不上”,冬天大雪封山,火车就成了林区沿线群众就医、务工、购物、通勤、通学唯一的交通工具,被大伙儿亲切地称为“小客车”。
  “小客车”除了是山里人的生命线,如今还成了山里人的经济线。塔尔气镇一直以“大峡谷、大湿地、‘森’呼吸、慢生活”闻名于世,山货备受欢迎。春运期间,快递坐上“小客车”,带着特产走出大山,走进城市。
  悠悠数载,弹指瞬间。“小客车”在大山里跑了74年,也陪伴了山里人74年。“‘小客车’是为山区群众造福的火车,只要有一个人坐车,这个车就会一直开下去,让每个人都能回家过年。”张所有说。
  5652次列车,从云南昆明开往贵州红果,单程261公里,全程票价36.5元,相邻车站间最低票价仅6元。春运期间,“慢火车”捎上农民到城市卖菜,把学生、外出务工人员带回家乡,还将城里人带到乡镇赶集,是名副其实的“民生车”。
  8818次列车,从山西太原开往大同灵丘,全程305公里,票价只要19.5元。55岁的杜润云和58岁的赵根午在山东青岛劳作一年,对于节俭的他们来说,这趟便宜的“慢火车”是回家的首选。
  在社会追求“快春运”的今天,81对公益“慢火车”依然行驶在偏远山区。它们速度虽慢,但票价低、站站停,让团圆的日子一个人都不落下。
  如果说亲情是结,那么春运就是连接这些结的线。铁路春运七十载,车轮轧过铁轨,载满乡愁的列车向着家的方向,一路奔驰……
 
图为6063次“慢火车”在宝成铁路秦岭站停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