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作品

人在旅途

发布时间:2023-07-27 来源:人民铁道报 字号:TT
  年少时,曾读过明代地理学家、文学家徐霞客的游记,他一生志在四方,走过山山水水,“达人所之未达,探人所之未知”,所到之处,探幽寻秘,留下珍贵的文字典籍。我曾不止一次地想,等我长大了,要是能经常饱览祖国的大好河山,那该多好。
  小时候,我特别羡慕父亲和哥哥,他们都在铁路设计部门工作,有很多机会乘坐火车出行。父亲上世纪50年代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位于大西北的铁道部第一设计院工作。哥哥长我6岁,他勤奋好学,成绩名列前茅。有一年,父亲所在的单位招工,哥哥通过这次招工,到了铁道部第一设计院一总队后勤部门工作。
  上世纪70年代中期,洛阳成立了铁道部隧道工程局。因为家乡在洛阳,父亲与哥哥先后申请由西北调到隧道工程局的设计部门工作。虽然单位在洛阳,施工地点却遍布全国各地,到外地出差是常有的事。有时,他们临时接到外出任务,二话不说,匆匆忙忙赶回家,拎起提包便踏上旅途。
  我从小喜欢玩耍,却很少走出我生活的城市,对他们的出行,常心生艳羡,在他们走出家门的那一刻,我真想插上翅膀与他们一起前往。
  感恩命运的垂青,1984年,我被铁路部门录用,几年后又被安排到当时的洛阳铁路分局文协工作。那时,文协经常组织采风、笔会和写作培训等活动,我乐此不疲,经常人在旅途,追寻旅途中的幸福快乐时光。
  其间,曾有过多次调整升迁的机会,都被我婉言谢绝,说句真心话,我十分喜欢这份工作。记得有位名人说过,一个人最幸福的是他的爱好与他所从事的工作一致。而我的工作正好满足了我的兴趣爱好。我喜欢读书写作,也喜爱旅行,我的工作与兴趣高度融合,这让我如沐春风,充满了激情与活力。
  在山水间、在荒漠中、在城市与乡村,我用双脚丈量脚下的土地,在阅读和行走中寻求精神的契合。任时间在不断跳跃的愉悦中流淌,任心灵在浩瀚无垠的空间徜徉。知名作家陈丹燕说:“旅行作家天生就是那只放出来观察世界的鸽子,它是否能带回一条橄榄枝,决定了人们是否要走出避难所,回到世界。”
  不论什么方式的出行,不论乘坐火车还是飞机,我都不忘带上自己喜爱的书,在空闲的时间,书籍时刻伴随着我。有时,我也会留意那些看书的人,他们看书的神情大都很专注,有的完全沉浸在书籍的世界中,对周遭的一切充耳不闻,目光紧紧追随着书中的文字,当然也有人读书纯粹是为了打发时光。不管怎样,能捧着书阅读的人,在我眼中,都是优雅而富有魅力的。
  近几年,高铁发展迅速,成为国家的一张亮丽名片。坐在飞驰的高铁上,那舒适干净美观的车厢,让阅读有了别样的韵味。
  高铁在广袤的大地上奔驰,连绵的群山、成片的田野以及城市和乡村,像一幅幅风景画,在眼前一闪而过,引领着我的思绪抵达“诗与远方”。
  每次旅行,我所选择的读物是不同的,这与外出距离的远近、时间的长短以及沿途所经过的地方和目的地有一定的关联。如果旅途遥远,长时间乘坐列车,我会带上几本自己喜爱的书。旅行最大的乐趣在于它的未知性,不同的地域、不同的景区、不同的人,一切都是新鲜和美好的,现实中的风景与书本里的风景交相辉映,大大丰富了我的想象和见识。每次,当我踏上旅程,都像是开启一段心灵之旅。有书相伴的旅途,让我在不知不觉中享受“高铁已过万重山”的畅快。
  记得1995年的金秋时节,我和另外一名作家一同去新疆参加一场艺术作品巡展。这次巡展东起连云港,西到北疆阿拉山口,我们所乘坐列车的终点是乌鲁木齐,在乌鲁木齐稍作停留后,再会同其他铁路上的朋友,一起到阿拉山口采风。
  那是我第一次出远门,出行前,我做了充分的准备,换洗的衣服、零用的现金,都已准备就绪。妻子提醒我,这次外出时间长,到的地方多,钱一定要保管好。出发前,我没有忘记带几本新出的杂志作我的旅伴。
  与我同行的老兄长我一轮,我们俩都在下铺。下午3点左右,我俩在洛阳站上车后,各自泡了一杯茶,我们一边品茶,一边聊天。过了一会儿,他起身从行李架上的旅行包中拿出一本厚厚的长篇小说,津津有味地阅读起来。我清楚记得,那是陕西作家陈忠实的长篇小说《白鹿原》。
  列车很快启动,站台渐渐远去。当我把目光从窗外收回来,我对面的那位老兄仍在专注地看书,我站起身从旅行包里拿出携带的杂志翻阅起来。列车轰隆隆地向远方奔驰着,时间在阅读中悄然流逝。
  一个多小时后,列车在三门峡西站停下,这是本次列车停靠的第一站,而我带的刊物已浏览得差不多了。虽然我们乘坐的是特快列车,但是速度与现在的高铁相比还是比较慢的,到乌鲁木齐需要两天两夜。几分钟后,列车继续前行,我看着窗外的风景,感觉有些审美疲劳了。而卧铺对面的那位老兄依旧气定神闲,眼睛紧紧盯在书上。21时许,列车到达西安站。窗外的天空已渐渐被夜幕笼罩,站台上一排排的照明灯将车站内照得通亮。我们在列车上吃过晚餐,便海阔天空闲聊起来。这位老兄可谓见多识广,尤其在文学创作上取得了不少成绩。我忍不住问他:“你带的还有什么书?”老兄接着我的话反问:“你没带书?咱这次外出十来天时间,没有书读怎么打发时光?”他的话对我触动很大。他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从行李架上拿下旅行箱,从箱中取出两本书递给我,一本是路遥的《平凡的世界》,另一本是《新疆旅游》。
  我捧起《平凡的世界》,津津有味地阅读起来,很快就沉浸到故事情节中。在列车上的两个白天,虽然卧铺车厢里并不安静,有一对住在上铺的夫妻,时不时吵几句嘴,两个小孩很淘气地在车厢里玩耍,而这丝毫没有影响我看书的兴趣。那时,我才真正体会到陶渊明“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的况味。
  打那以后,每次旅行我都会带上书籍,怀着憧憬与好奇,让书籍陪伴我抵达美妙的境地。旅行是一种心态的调整,让你看到更精彩的世界。这句话是没错的,对我来说,每次旅行就像是变换心情的金钥匙。
  在广阔的天地间行走,脚下便会踏出诗意。千头万绪,即便不落笔,也有激情淌过心头。许许多多的美景,走过看过以后,也许就会变成笔下生动的文字。
 
(来源:人民铁道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