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职工

夜幕下的掏粪老男孩

发布时间:2017-06-26 15:14来源:央视网 字号:TT

  高铁“吸污人”中流行一句话:用一人脏换得千人净。每天夜里冷玉明至少要处理8.5吨高铁污水粪便,节假日迎出行高峰,高铁动车满座,清污工作也愈发艰巨。

  “很多人以为,高铁动车的粪便是直接排放到钢轨上的,其实现在的高铁列车早就告别了人们印象中的‘一泻千里’了”。4月29日,五一小长假第一天,南昌车辆段南昌西动车所“吸污工”冷玉明介绍。

  由于高铁列车白天在线路上跑,只有到晚上才能回动车所进行入库检查,所以高铁列车的吸污作业都是在晚上完成。夜晚降临,动车组陆陆续续都“回家”了,这天晚上按照动车所的作业安排,冷玉明要负责5组车的作业任务。

  4月30日早晨,冷玉明(右二)和值班工友同清污后的动车组合影。冷玉明所在的吸污组共有14人,其中1名工长,3人负责白班,10人负责晚班。晚班分为两个组,倒班作业,冷玉明是晚班组的一员。在吸污组,冷玉明是年纪最大的员工之一,组内90后的同事私下开玩笑喊他“掏粪老男孩”。

  冷玉明今年40岁,出生在江西南昌,是一名有着20年工作经验的“老铁路”,也是一名共产党员。在调任吸污工之前,冷玉明还干过铁路客车玻璃的检修工作。冷玉明说,吸污工的事业很大,关系几亿人的出行福祉,吸污工做的事情也很小,细致到列车的丁卯。干着干着,身旁的绿皮车就变成眼前的“子弹头”。

  动车所检修库戒备森严,一般人不许随意出入。4月29日晚10点,冷玉明通过门禁系统进入动车组检修库。

  按照作业要求,冷玉明先到吸污泵房,仔细查看吸污设备检修记录情况。

  在确认吸污设备的各项参数和运转情况正常后,冷玉明开启吸污泵。

  冷玉明在按照作业规定,确认动车组吸污作业条件。“列车上传统的直排式厕所早就过时了,现在采用的都是类似飞机上的真空集便器厕所。”冷玉明介绍,真空集便器是将粪便集中排到污物箱中,当高铁列车到达动车所后,再由专业的吸污工人对污物进行转移,利用真空负压将污水污物吸入地下,通过地下管道汇入化粪池。

  冷玉明熟练地打开内嵌在检修库地下的吸污装置,抽出吸污管。

  集便器式厕所不仅仅比传统的直排式厕所干净整洁,更克服了以往列车靠站停车时厕所必须关闭的诟病,高铁动车厕所全程开放,为旅客提供了极大的方便。

  冷玉明拿起吸污管与车厢上的污物箱排污管对接、卡牢,打开阀门,启动真空泵,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冷玉明受父亲的影响很大,“记得刚到铁路工作的时候,父亲就曾告诉我,不管在哪个岗位,从事什么工作,都要脚踏实地”。

  每个动车组有8节车厢,其中7节有集便器,冷玉明清理一节污物箱大概需要3分钟。平均算下来,冷玉明清洁一组车需要21分钟,吸污1.75吨。“商务座和一等座旅客比较少,产生的污物不多,清理时间会很短”,冷玉明介绍,节假期出行高峰,列车上座率高,清理完一列动车所有污物就要花半个多小时。

  不是每次清污都很顺利,有时会有乘客把方便面残留物、卫生巾、毛巾、饮料瓶盖、烟头等扔到车厢马桶里,这些异物极易导致污物箱发生堵塞。这时,冷玉明必须用手伸进污物箱排污口,将这些异物抠出来。

  吸污结束后,冷玉明顶着浓烈的气味,将吸污管从动车组上撤出。吸污是个体力活,因为吸污管最少有50斤重,但更难的是要忍受恶臭的气味,特别是拔管时,粪便污水还是或多或少会喷到裤子、鞋子上。

  “冬天还好,味道不是很重,夏天就不行了,刺鼻的味道让人作呕,但既然选择了这份工作,就一定会把它做好!”冷玉明说。

  由于动车组都是陆续入库,等待下一次清污任务间隙,冷玉明到职工食堂吃夜宵补充体力。有的时候,动车组要凌晨3点才能入检修库,冷玉明就必须等到3点钟把吸污任务完成。

  冷玉明自豪地谈起,对于现在从事的动车组吸污工,家人都很支持,特别妻子总对他说:“吸污工虽然听起来很普通,但是只要是靠自己的本事赚的钱,那么这份工作就值得尊敬。”